电视视频破解版排行榜

柳明志接过交接文书仔细翻看了起来。

上面的笔迹自己虽然不熟悉,但是确实盖着金国的印玺跟鸿胪寺的印玺。

鸿胪寺的文书之上要求五十万两白银,而金国的文书上确实写着二十万两银子的价格。

如此以来柳明志陷入了不解,到底是女皇在说谎,还是王贺正在说谎,这种一查就清楚的事情他们有必要骗自己吗?

将文书还给了王贺正柳明志静静地望着王贺正:“王大人,金国如今已经遣使来到大龙的鸿胪寺,你们二人可敢当场对质?”

王贺正毫无惧色的点点头:“下官没有做过任何的亏心事当然不惧跟金国来使对质!”

“好,你稍坐一会,本官去把金国的使者请进来!”

“下官恭候金国使者大驾光临!”

柳明志背着手朝门外走去,女皇正在肃立在门外的回廊之下观赏者鸿胪寺院中的景色。

似乎是听到了柳明志的脚步声女皇微微侧头望向柳大少:“柳兄,如何?贵国的鸿胪寺可否放了大金的镇南王?”

柳明志心里盘算了一下将自己与王贺正谈话的内容对女皇和盘托出。

柳明志同样好奇这二百八十万两银子的差价是如何来的!王贺正方才的神色根本没有丝毫的躲闪,更是同意当堂对质,柳明志只能看女皇这边如何辩解了!

纯美小丸子春光明媚秀美艳身姿

果然柳明志说完之后女皇的神色有些惊疑,带着怀疑的眼神望着柳大少:“柳兄,你不会为了大龙的颜面欺骗万某人吧?”

“万兄,柳某是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了!你的人已经来了我又何必做这些背道而驰的事情!”

女皇沉吟了一下对着慧儿招招手:“大龙鸿胪寺的文书!”

“是!统领!”

慧儿从衣袖里取出三本文书递到了女皇的手里随即退到了一旁守候。

女皇翻开三本文书递到了柳明志的手中:“你自己看看这是不是你们鸿胪寺的文书,上面清楚的标注着三百万两银子的价格,这个总归是做不了假的吧!”

柳明志仔细验看着手里的文书,笔迹倒是没有问题,可是下面的印玺还有签署人可就不是鸿胪寺卿的印玺了。

而是鸿胪寺少卿与鸿胪寺寺正的印玺,最后一本倒是鸿胪寺卿王贺正的官印,可是这本文书之上只有关于完颜叱咤赎金价格再议的记述,没有任何银子数目的笔迹!

柳明志紧紧地攥着手中的文书,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

可是一个四品上的少卿还有五品的寺正怎么可能有胆子吃下这么多的银子。

二百八十万两雪花白银纵然是满朝文武十年的俸禄都没有这么多。

正如女皇所说,三百万两银子足够赎回十万大军的俘虏还绰绰有余了!

将文书还给了女皇柳明志长吁了一口气:“万兄,跟我来吧,鸿胪寺卿王贺正王大人愿意与万兄你当堂对质!万兄可敢?”

“有何不敢,引路!”

柳明志三人走进了王贺正的公房之中,王贺正静静地盯着女皇二人暗道了一声好一个俊俏的儿郎,随后将目光瞥向了柳明志。

柳大少微微颔首示意女皇便是金国的使者。

王贺正示意自己明白对着女皇行了一个平等礼:“本官鸿胪寺卿王贺正,贵使辛苦了,坐下喝一杯茶水!”

“多谢,本官金国使节万阳有礼了!”

“副使秦慧有礼了!”

一杯茶下肚柳明志看着女皇还有王贺正:“王大人,万大人,关于金国王爷完颜叱咤赎金一事你们各执一词,如今两位坐在此处就心平气和的对质一番!”

王贺正伸出手示意女皇:“万大人,来者是客,就由你先说吧!”

女皇没有丝毫的客气将两国交接文书一事中商议的内容讲述了出来。

王贺正听完脸色带着一丝迷茫神色。

“万大人,本官没有吩咐鸿胪寺少卿还有寺正两位大人跟金国交接任何文书,三封文书全部盖着本官的寺卿大印,你怎么可能只收到了一封文书!”

女皇皓目微微转动一下将手中的文书递给了王贺正:“王大人请过目!”

王贺正仔细查看了一下文书,见到上面的金银数目还有少卿的印玺神色一怔之后变得有些绛红。

也顾不得失礼径直走向书案取过柳明志方才查看的文书放到女皇面前:“万大人,你看看这可是贵国皇帝的笔迹还有文书内容,金国文本官看不懂,下面的译文可跟上面的金国文相同?”

女皇似乎也明白了什么急忙打开文书查看了起来。

片刻之后女皇俏脸含煞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意的将手中的文书握成一团:“赤别卓,你死不足惜!”

柳明志一直观察着女皇还有王贺正二人的一举一动,事到如今哪还不清楚其中的缘由。

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长叹了一口气:“还是陛下说的对,总有些官员被金银珠宝蒙蔽了双眼而铤而走险,财帛动人心啊!”

王贺正脸色复杂的望着柳大少:“有人篡改了文书?”

柳明志无奈的嗤笑了一声:“两国官员狼狈为奸,想不到大龙与金国第一次意见一致竟然是为了银子,可悲,可叹,可惜啊!”

王贺正狠狠的拍了桌子一下:“胆大包天,这么多的银子他们也不怕把自己给撑死了!狮子大开口也不是这个开法,一国王爷价值多少赎金他们自己就不带脑子吗?”

“万大人,此事绝对不止鸿胪寺少卿两个官员掺杂其中,只怕贵国的使者也脱不了干系!”

女皇沉沉的叹了口气:“当夷三族,擅改圣上的文书乃是大逆不道!”

“这件事………..”

“下官鸿胪寺少卿钟阳参见王大人……….柳大人也在,下官眼拙失礼了!”

柳明志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突然站在门外的身影以及说话声给打断开来。

王贺正望着门外的鸿胪寺少卿钟阳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钟大人来了,不知有何公干?”

“回禀大人,金国来使赤别卓正在下官公房安坐,请大人再议赎金一事!大人可否接见?”

王贺正思索了一下将目光看向了女皇。

女皇微微点头示意自己同意。

“请!”

“是,下官告辞!”

钟阳离开前瞄了一眼女皇跟柳大少,不知道这位万户侯还有眼前的陌生俊俏郎君为何会在此。

更不知道自己的死期将近,快要大难临头了!

盏茶功夫钟阳带着一个穿着金国官员服饰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王大人,别来无恙,本使………额………..”

赤别卓瞳孔放的骇人,双手捂着脖颈依旧堵不住手指缝间流出的殷红血迹。

女皇冷冷的望着赤别卓对着慧儿伸出了自己的玉手。

慧儿取出一块丝巾递给了女皇,女皇握着丝巾将软剑之上的血迹擦拭干净,软剑入鞘众人才反应过来。

柳明志咂咂嘴静静的望着女皇,这才是自己印象中那个杀伐果断的女皇完颜婉言啊。

看来女皇对待自己真的大有不同!

王贺正也没想到这位金国的来使竟然一言不合就将另一位金国使者一剑断喉!

赤别卓的身体重重的倒在地上钟阳惊恐的指着女皇:“大胆,你竟然敢斩杀金国来使,你知道你这是犯了什么罪名吗?破坏两国邦交可是要车裂的!”

女皇冷冽的眼神望向了钟阳,手中的软剑微微出鞘,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收了回去。

女皇坐在椅子上望着柳大少眼光柔和了下来:“赤别卓身死之事金国不会归罪大龙任何责任,这是本官的保证,至于贵国的官员就交给柳大人还有王大人了!”

柳明志叹了口气望向王贺正:“王大人,鸿胪寺的家事本官不便过问,证据齐全秉公处理吧!”

王贺正微微颔首:“下官明白了,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下官失察之则会向陛下一一陈述的!”

书客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