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婷婷五月香蕉91

随着槐诗的光环亮起。

黑暗的门扉之后,十几具堆叠瘫软在地上的巨大躯壳凭空挺起,像是被无形的绳索拉扯着,悬浮在半空。

乱七八糟的缝合改造智障鼠人还流着口水,嘴里反复嘀咕着‘阿巴阿巴阿巴’之类的鬼话。紧接着,就有光芒浮现,给遍布缝合线的躯壳之上笼罩上了一层十足童真的皮套。

宛如魔法少女变身一样酷炫。

在乐园的加持之下,狰狞的改造鼠人摇身一变,奇妙又温馨的儿歌声响起,它们在空中飞跃,旋转,搔首弄姿。

摆出了十足辣眼的古怪造型。

浑身的肌肉鼓起,源质奔流,双眸中亮起了炽热的辉光。

头盔,手甲、胸甲、刀剑、长戟,一件又一件古老的边境遗物环绕在它们的身边,

武装到了牙齿。

童话降临!

可当它们举起手中的长枪短炮,呼喝咆哮,从永冻炉心的高塔之中走出,那滑稽而狰狞的造型几乎令空气再度凝固了。

仿佛万圣节忽然到来,游乐园里的巨大玩偶们摇身一变,或是手擎大盾,或是身背巨刃,再或者双持加特林。

孤寂等候的火柴少女

好像一群刚刚开完PARTY的连环杀人狂。

为首的巨大玩偶撸动了手中巨型霰弹枪的套筒,伴随着钢铁摩擦的清脆声音,它们虔诚的昂首,齐声赞颂:

“圣哉!!!”

乐园护卫队,堂堂登场!

依玛原本镇静的神情僵硬在原地。

目瞪口呆。

欲言又止……

这啥玩意儿?

哪儿来的?

老祭祀一头雾水,根本摸不着头脑:这是个什么套路?为什么就没有见过啊!

而槐诗愉快的挑起眉头,忍不住想要吹口哨。

要什么运营?要什么升级?有了自己的面子,东蹭蹭,西蹭蹭,总能蹭出不少东西来。白嫖来的地狱大群难道不香么!

况且他还是天文会二等武官呢。

如果不是同自身的大群并没有什么契合度的话,他还真想要兑换一支铸铁军团的作战小队出来的。

当初在群星号上铸铁军团的表现可是把他给香疯了!

只可惜天文会的路线稳归稳,但一分钱一分货,根本没的其他捷径可走。配套的装备实在太贵,他根本置办不起。

如果没有两个积累雄厚的大宗师作为对手,大家一起从头开始的话,他肯定就直接先拍这一套阵容了。

万幸,还有和乐园王子这个头衔绑定的乐园护卫队。

看得出小猫着实下了不少心血,回去之后又维护了不知道多少次,升级换代,可以说鸟枪换炮。

它运营的真好。

不过现在? 是我的了!

倾听着虚空中隐隐传来的心痛呐喊,槐诗愉快的抬起手,指向前方。

再无需任何的命令? 所有护卫队的双眸中迸射出了狂热的辉光? 呐喊着口号? 硬顶着圣碑蜘蛛放出的炽热光炮,向着前方冲出!

鼠群出笼!

这一瞬间,捍卫乐园的神圣战争开始了!

自上向下俯瞰? 就好像在玩什么战略指挥游戏一样? 胡狼军团和乐园护卫队,两支深渊大群在碰撞的瞬间,就迸发了无数血色。

简直就是潮汐撞碎在礁石之上。

摧枯拉朽!

愤怒化身为尖刀? 突破了前排的防御之后? 乐园护卫队瞬间便创造出了恐怖的杀伤。

乐园对槐诗的好感实在高的太离谱了? 连槐诗本人都有些受宠若惊。

这根本就是强行塞了大礼包过来? 直接隔着无数深度敲钟? 帮槐诗把一堆挖矿的农民升成了精锐军团。

一个个铜头铁臂合金脊椎姑且不提? 还白给了满配装备。

纯粹身高,就比对面高出了半米以上。

在一对一的情况之下,哪怕有赫利俄斯的武器加持,和秘仪的孵化,那群受咒尸群所转化成的胡狼武士也根本没得打。

但在这压倒性的劣势之下? 胡狼武士们依旧展露出了惊人的战术素养? 死死的维持着战阵的稳定? 并作出了针对。

圣碑蜘蛛在轰鸣中向前? 坦克一般庞大的身躯喷吐烈火和毒液,再度形成了新的防线。

很快,长矛如林竖起? 雷光在长矛之上跳跃而起,竟然挫败了愤怒化身无往不利的冲锋,造成了有效的创伤。

无数细小的圣甲虫从胡狼武士的绷带之下爬出,带着尸毒和诅咒,开始迅速的啃噬起近在咫尺的敌人。

而两侧的战车抓紧时机,依靠着自身的机动性,向着乐园护卫队的后方发起了游走进攻。很快,就引来了愤怒化身的注意。

重围之中的巨牛猛然折身,强行突出了胡狼武士的纠缠,留下了一道燃烧的火焰之路,冲向了袭扰不断的战车。

不过,这并没有令护卫队的攻势挫败,相反,源源不断的烈焰,从乐园护卫队的双眸之中燃起。

那是愤怒的火光!

此时此刻,乐园王子的愤怒,降临在乐园护卫队的武器之上!

“圣哉!!!!”

在骤然迸发的烈焰之中,浑身燃烧的魁梧鼠人挥舞着巨剑,纵声咆哮,引发了来自同伴的雷鸣呼应。

在重围之中,巨鼠悍然跳劈,令大地轰鸣,血色和碎铁飞迸。

巨盾连带着后面两只胡狼武士一同裂开,化为扭曲的碎片。凭借着自身恐怖的力量,乐园护卫队瞬间撕裂了不值一提的防御,开始了新一轮的屠戮。

而在疾驰之中,愤怒化身的躯壳猛然坍缩,体量缩水,速度却快了不止一倍,眨眼间便撞碎了两辆战车,连带着战车上的御手和戟兵和弓手一同践踏成泥。

而当四辆战车被一一撞碎之后,愤怒化身便缓缓回眸,瞄准向了战场之中纵横来去的圣碑蜘蛛。

四座圣碑蜘蛛在迅速的靠近,合拢,彼此之间跳跃着炽热的电弧。

雷霆之笼迅速的扩散,不断降下毁灭。

伴随着四座圣碑渐渐合拢,竟然隐隐有审判灵的虚影从其中升起……

只可惜,晚了。

最前方,护卫队就已经冲破了胡狼武士的阻拦,攀附其上,将炽热的刀斧死死的楔入了圣碑中。

它们抓紧时机,奋不顾身的劈斩,毁坏着上面的铭文和图腾,令审判灵难以凝聚成型,只能匆匆降下一道辉光惩戒,便夭折消散。

炽热的雷光横扫,将攀附在上面的巨大鼠人焚烧成灰烬,再度发起猛攻。

可远方,已经响起了雷鸣的践踏声。

愤怒化身轰鸣而至。

禹步突进!

不顾前方的阻拦者中还有护卫队的存在,通过漫长的距离积累着狂暴的势能,毫无任何减缓和退缩,尽数随着庞大的身躯一同倾泻在巨大的圣碑之上。

哀鸣的巨响迸发。

轰鸣里,愤怒化身踉跄后退了几步,头顶的四只尖角上浮现出了丝丝缕缕的裂纹,身形一阵摇晃,竟然难以支撑。

而在它的面前,巨大的合拢圣碑上,却有一道庞大的裂隙迅速的蔓延,拓展……坍塌!

随着圣碑的分裂,无数细长的足肢溃散为雾气,消失不见。

只剩下破碎的石碓。

而胡狼军团却不见任何颓势,依旧在亡命反扑。

只可惜,胜负已分。

剩下的不过是时间问题了……

依玛静静的凝视着胡狼军团被绞杀的场景,闭上了眼睛。

无声叹息了一声。

“我认输。”她说。

瞬间,战场的厮杀陡然凝固,所有来自方尖碑的召唤物消失无踪。

而在依玛的身后,手持双手大斧的乐园护卫队缓缓浮现,斧刃抬起,对准了她的脖颈。

刽子手等待着主人的号令。

可刀斧迟迟未曾落下。

只有槐诗的声音传来。

“依玛女士,我也有一个提议。”

槐诗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这一场比试,我可以认平,不会损耗所获得的神性,但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老祭祀抬起眼眸看过去,端详着他的神情,很快颔首:“可以先问,我再来决定是否同意。”

于是,槐诗直白发问:“加兰德究竟想要做什么?”

依玛笑了起来。

摇头。

“的代价不够。”她说:“这个问题的价值更胜其上。”

这毫无疑问也是一种回答,已经泄露出了不少讯息,起码说明了加兰德翁确实另有图谋,而且谋划甚大。

老祭祀并不在乎这么点情报的泄露,就当附赠的战利品了。好歹是堂堂九柱神的后裔,不会在这种地方扣扣索索。

“不够的话,我帮介绍地狱造型师怎么样?”槐诗说:“我认识一个造型师,他针对这种畸变有一套。”

依玛闻言一愣,紧接着,苦涩摇头:“我已经试过了,试过很多次。透特神的主祭就是地狱造型师的副会长……那些常规的手段已经对我没用了。”

以埃及谱系的地位,怎么可能连造型师都请不起呢?

钱?

坐拥两河,背靠非洲无数稀有产出和矿产的埃及可以说富的流油,依玛作为皇室成员,从小到大哪里缺过这个?

只可惜,再多的肉体和灵魂上的校正,都无法根治本源。

这是与生俱来的忧患。

她的意志不足以掌控自己的才能所带来的力量,可她的骄傲又不愿意放弃自己高贵又神圣的血脉。

只能说,作茧自缚。

对自己的下场,依玛早已经有所准备,如今只不过是背水一战而已。哪里可能会因为一点虚无缥缈的希望就大失方寸呢?

槐诗无可奈何,最终只能提议:“那,能说多少说多少呗?”

短暂的沉默到来。

依玛像是愣住了,神情越发的古怪。

看着他,许久。

缓缓摇头。

“抱歉,我无意搀和到和大宗师之间的斗争中去,请恕我拒绝。”

她的目光看向迷雾的深处,那两座彼此相对的高塔轮廓:“这是加兰德的宿命,也是普布留斯的宿命……早在百年之前,他们在赫利俄斯相逢时,就已经注定。”

她停顿了一下,犹豫着,最终还是发出了声音:

“同样,也有自己的。”

这是来自巴斯特主祭的论断,凭借家族守护之神的眷顾所作出的预言。

在槐诗发问那一瞬间,她已经看到了来自未来的一丝浮光掠影。

就好像是自己最终走投无路会来到这里一样,槐诗同样与赫利俄斯之间存在着命运之间必然的交汇。

那是更深层更复杂的联系。

远胜过自己所代表的那一线暗影,而是宛如群星的轨迹彼此交错时那样,迸发出了稍纵即逝的辉煌烈光。

“必将有所收获,也必将失去众多,槐诗先生……衷心的希望能得偿所愿。”

老祭祀轻声祝福,闭上了眼睛。

再不说话。

很快,槐诗挥手,随着刀斧的斩落,方尖碑再度隐匿到了迷雾中去了。

大地轰鸣,崭新得地块随着战利品一同并入了永冻炉心。

短暂的沉默中,槐诗挠着头,还没有来得及请点自己的胜利果实,就体会到灵魂之内,大司命的神性的光焰再度勃发。

像是跨域了亿万公里,得到了虚空中传来的援助一样,凭空上涨了一大截!

啥玩意儿啊?

他茫然的瞪大了眼睛。

端详着手臂之中的铸造熔炉,感受着归墟再度暴涨的消化进度,一头雾水。

搞不明白,究竟发生了啥?